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国内楼市

31省份卖地收入盘点:今年多地预计负增长

2019-05-11      来源:中新网 吴菁   浏览次数:791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11日电 (薛宇飞)2018年的房地产市场创造了一个高峰,多项数据均创下历史新高,其中,各地的卖地收入也出现大涨。
 
  中新经纬客户端梳理2018年31省、市、自治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发现,全国至少有25个省份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绝大多数都是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呈现正增长,增速达到或超过30%的省份至少有15个。浙江省以8736.56亿元的收入高居榜首,江苏省也超过8000亿元。
 
  不过伴随着楼市被严厉调控、土地市场受到限价政策影响,多个省份均预计,在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减少的情况下,今年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将呈现负增长。
 
  高增长的卖地收入
 
  近些年,“土地财政”一直受到较多关注。若将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进行对比可以看到,浙江、江西、湖北、河南、重庆5省份的比值大于1,即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超过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地方政府对卖地收入的依赖度较大。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75404.5亿元,其中,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4032.65亿元,地方政府性基金本级收入71371.85亿元。在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65095.85亿元,增长了25%。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占到了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的约91.2%,在各省份中,这一比例也大致相同。
 
  从各省份情况看,浙江、江苏、山东三省份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领先全国,浙江以8736.56
 
  亿元位居第一,其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7748.92亿元,也占据各省份首位。江苏、山东分别以8222.81亿元、6000.62亿元的收入排在第二、第三位。
 
  房地产市场受楼市调控影响较大,为抑制房价上涨,多地在2018年加快供地,也致使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上涨明显。中新经纬客户端统计显示,除安徽省外,30省份中增速达到或超过30%的省份至少有15个,超50%达7个。云南2018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速为75.9%,增速在31个省份中最高。
 
  数据显示,各省份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差别较大,在31个省、市、自治区中,浙江、江苏达到了8000亿级,广东为5000亿级,河南、四川、湖北超过3000亿元,河北、福建等7省份为2000亿级,陕西、广西等5地为1000亿级。西藏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最低,为89.14亿元。安徽省未公布2018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
 
  在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排名中,东部省份排名靠前,中部人口大省其次,东北和西部地区垫后。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东部和中部省份是中国的经济重心,房地产业相对成熟,房企之间竞争激烈,且地价高、涨幅快,导致这些区域的卖地收入较高。同时,在国有土地出让中,东部、中部省份的土地通过招牌挂方式成交的比例高,在“价高者得”的出卖机制下,造成这些区域地价更高。
 
  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李宇嘉认为,虽然去年一二线城市的土地出让收入有所降温,但三四线城市火热,整体供地规模大,而浙江、江苏等地的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发展迅猛,也让东部和中部地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涨幅较大。
 
  不过,统计也显示,北京、天津、甘肃、海南、黑龙江5地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增长为负,分别为-35.9%、-5.6%、-3.4%、-3.6%、-4.2%。天津出现负增长,主要是土地出让收入大幅下滑,数据显示,2018年天津土地出让收入986亿元,下降18.3%。海南省负增长,则是受到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大幅减收的影响。
 
  多省份土地依赖度较大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是财政收入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一个区域硬实力的体现。而将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进行对比,可以一定程度上体现一个区域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度。由于各省份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数据不全面,姑且将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进行对比。
 
  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约为0.41,由于中央一级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多,该比值也就较小。但从地方数据上看,多数省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值都较高,也就是对土地的依赖度较高。
 
  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计算,中新经纬客户端发现,浙江、江西、湖北、河南、重庆5省份的比值大于1,分别约为1.32、1.08、1.07、1.04、1.02,即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超过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1个省份中,至少有18个省份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率达到或超过0.5,而这些省份多位于东部与中部地区。
 
  谢逸枫称,这一比值较高,说明地方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度较高,国有土地出让收入虽然能支持城市建设,但也会带来房价上涨过快、产生资产泡沫、积累金融风险的负面影响。
 
  谢逸枫表示,在分税制的影响下,东部发达省份虽然财政收入较高,但上缴中央的财政资金也比较多。为弥补资金压力,这些省份可能会通过加大国有土地出让的方式来增加收入,这也是东部省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值较高的原因之一。
 
  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值低于0.5的省份有12个,既包括了北京(0.35)、上海(0.29)、广东(0.49)三个东部发达省市,也有山西、新疆、宁夏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李宇嘉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北京、上海税收来源广泛,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高,加之两地已经进入存量房时代,新房供应比例不大,土地出让金也就不会太高,这一比值自然会低些。而由于中国房地产业的主战场在中东部,一些西部和东北省份土地出让金不多,比值就较低,财政对土地依赖度也不是太高。
 
  20省份预计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负增长
 
  伴随着楼市被严厉调控、土地市场受到限价政策影响,多个省份都预计,在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减少的情况下,今年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将呈现负增长。中新经纬客户端根据各省份2018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9年预算草案的报告统计,至少20个省份预计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将较2018年有所下降,其中,降幅超20%的省份有5个,降幅在10%~20%的有6个。
 
  预计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降幅最大的省份是四川省,将从2018年的3821.9亿元降至2350亿元,降幅达-38.5%;重庆市的收入预计从2316亿元降至1550亿元,下降-33.1%;江西从2568.6亿元降至1760.3亿元,降幅为-31.5%。
 
  不过,也有政府性基金收入增加的省份。陕西省财政厅表示,2019年,全省政府性基金收入预算1898.1亿元,增长29.6%,主要是市县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和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费等收入预期增加较多。
 
  谢逸枫认为,在“稳地价”的调控政策影响下,政府今年将加大共有产权房、公租房等保障性住房的供地比例,纯商品住宅土地供应下降,加上金融政策收紧,今年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会有所下降,政府性基金收入也随之走低。他预计,2019年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将下降1万亿元,降至5万多亿元。
 
  李宇嘉指出,限制地价的政策依然会继续,加上棚户区改造缩水、保障房供应增加,今年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难有突破。
 
  财政部近日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9563亿元,同比下降4.8%。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261亿元,同比增长3.8%;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18302亿元,同比下降5.4%,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下降7.6%。
 
  供地减少是否会导致房价上涨?谢逸枫称,现在市场上还有不少库存,土地供应量的变化短期内不会对房价产生影响,但若长期供地紧张的话,房价会有上涨压力。(中新经纬APP)
凡注明"来源:来宾房地产网"的稿件为本网独家原创稿件,引用或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键词:
手机
看房
扫描到手机
客服
热线
  • 客服热线
    15577198818
关注
微信

关注房产微信

获取更多优惠